註冊

輕松籌子公司一投資項目被指違約 投資者稱不知店鋪遷址

2017-05-24 00:05:00 法治周末 

  從眾籌平臺本身的長遠發展來講,平臺還是應當承擔起應有的責任,從信息核實、大數據分析、實地走訪等多角度,更深度地了解所推介的項目,盡力減少信息不對稱,保護投資者,防止欺詐

  “4月份的分紅應該在5月15日到賬,但這都過去一個多星期了,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從5月初開始,查看自己“輕松投”的賬戶成了謝江(化名)每日必備的功課。

  輕松投是北京輕松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眾籌平臺,其線上項目多為餐飲類實體店。此前,所有“輕松投”業務都是在“輕松籌·投資版”開展,2016年4月19日北京輕松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後,相關業務全部轉移到輕松投公司,網站名稱由原來的“輕松籌·投資版”變更為“輕松投”。據了解,輕松投為輕松籌的全資子公司。

  去年3月,謝江通過輕松籌微信公眾號接觸到輕松投的眾籌項目,分別投資12500元、12000元參與了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和瑞蜜可杭州城西銀泰店兩個項目,每個月幾百元錢的分紅讓謝江很是滿意。

  但好景不長,今年2月,幾位投資者到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考察,發現店鋪已在1月份關門,謝江一下子蒙了。

  “店都沒了,分紅怎麽還在繼續?會不會有一天什麽都沒有了?”從那以後,謝江的心一直懸著。

  項目關店投資者不知情

  據輕松投平臺顯示,爬爬步步是一個高端糖果品牌,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項目眾籌目標100萬元,於去年3月眾籌成功。該項目單份投資額為6250元,所占份額0.25%,投資期限兩年,預期年化收益19.01%。投資者每個月都會拿到分紅,分紅數額根據店鋪的月營業額和凈收益來計算。

  據多位投資者提供的“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項目分紅報告”顯示,從2016年3月至10月,(單份投資)每個月的營業額分紅在50元左右,利潤分紅在48元到65元之間;但從11月份開始至4月份,營業額分紅沒有太大變動,利潤分紅卻大幅降低,從21元到3元甚至到0元。

  “從去年11月開始分紅大幅減少,我們投資者就覺得不對勁,這個浮動太不正常了。”謝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之後兩個月,情況依然如此,幾個投資者坐不住了,便按照項目地址找過去,才發現店鋪早在1月已經關店。

  投資者感到奇怪的是,北京國貿店確認關店後,每月“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項目分紅報告”還會通過平臺發給投資者。2月中旬,當投資者將這個問題反映給平臺時,輕松投負責投後的工作人員表示不知情,稱會派人核實。

  之後,輕松投的相關負責人向謝江等投資者確認,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遷址到了華潤五彩城,並與投資者協商,將其對北京國貿店的投資業務轉移至華潤五彩城店,按照華潤五彩城店的營業情況對投資者進行分紅。

  謝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投資者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但多次和平臺、項目方溝通無果後,如今無論是平臺方還是項目方都已經不再理會投資者;目前,謝江等投資者每月還會收到項目分紅,只不過(單份投資)分紅的數額從之前的近百元減少到二十多元,縮水幅度高達80%。

  謝江告訴法治周末記者,自從知道北京國貿店關門後,自己已經不在乎分紅了,他擔心的是華潤五彩城店會不會也突然關店,自己投入的一萬多元本金還能不能拿回來。

  “4月份的分紅在一周前就該發了,現在還沒發,不會也要出事吧。”他憂心忡忡。

  關店搬店存疑團

  越來越多的疑惑湧上投資者的心頭:項目方為何要對投資者隱瞞關店的消息?平臺方為何對關店一事不知情?這一切是事出有因,還是刻意隱瞞?

  法治周末記者試圖聯系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的相關負責人,但多次撥打其手機號均顯示忙音。隨後,法治周末記者又聯系了輕松投母公司輕松籌的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給記者發來了幾份情況說明。

  對北京國貿店的情況,說明中回應稱,該店因為與國貿合約到期,加之母公司經營策略調整,不在原址繼續開店,轉而在華潤五彩城設立新店,並將華潤五彩城店的收益向投資人分紅,但由於項目方未能及時披露該信息,造成部分投資人誤以為該店面不存在,目前該項目分紅正常。

  但公開資料顯示,華潤五彩城店並非今年才開業,記者從大眾點評上看到,早在去年10月,就有消費者到華潤五彩城店進行消費。

  那國貿店到底是遷址還是關店?

  輕松投的法務負責人郭文告訴法治周末記者,項目方原本表示會在國貿店附近商場選址重新開業,但是考慮到新址搬遷需要一定的時間,如果按照關店處理,會給投資人造成很大的不便及損失,所以平臺跟項目方最終的協商結果是,項目方承諾用其另一家連鎖店即五彩城店的收益支付給投資人。

  而對於投資人所稱的平臺不知情一事,郭文表示,從新店需要搬遷的通知到最終的解決辦法確定,平臺方負責投後的同事均在第一時間告知了投資人,並保證與投資人的及時溝通,“目前,爬爬步步各項目分紅均正常進行,國貿店和五彩城店原本承諾給各投資者的分紅及收益均未受到實質性影響”。

  “我們的分紅大幅下滑,怎麽能說沒受影響?”楊紅(化名)在輕松投上共投資了七個項目共計60250元,其中在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的項目中她投資了6250元,對於平臺的說法,她表示無法接受。

  她表示,當初投資的項目就是國貿店,這點在和項目方簽訂的合同中寫得很清楚。

  謝江、楊紅等投資者認為,當初之所以選擇投資北京國貿店,就是考慮到其位於商業中心,客流量大。如今無論項目方到底是變更了店面地址,還是用另一家店的收益給投資者分紅,都不是投資者想要的,因此投資者有權拿回本金。

  謝江提供了一份投資者和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項目方簽訂的《合夥協議》,法治周末記者註意到,協議規定,項目方需對一些重大事件進行披露,如涉及項目的業務模式、方向發生重大變化、涉及合夥企業的訴訟等,但並沒有對項目的選址變更等進行約定。

  北京一位資深私募股權律師表示,選址對於餐飲經營非常重要,地址對餐飲店屬於關鍵商業因素,地址的變更屬於項目的重大變更,如果合同中並未明確約定允許項目方可以變更地址,則應經投資者同意方可進行,或者說至少應當通知投資者,項目方私自變更地址的行為,屬於違約行為;使用另外一個店鋪的收益代替本項目收益,也屬於違約行為。

  記者註意到,《合夥協議》規定,違約方應就其違約給守約方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對此,該律師表示,投資者有權要求違約方對其損失進行賠償,如果二者沒有達成賠償協議,可通過法律途徑來維護自身權益。

  平臺若盡到審核義務則無需擔責

  除此之外,投資者表示,此前在輕松投組建的官方QQ群中,平臺客服對投資者宣稱,平臺會對項目進行融後管理,並且對店面的客流量、收銀系統有監控,而爬爬步步國貿店關店一事證明,平臺並沒有做到這一切,因此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對此,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劉永斌表示,爬爬步步北京國貿店項目是股權眾籌項目,項目方與平臺之間屬於居間關系。目前法律對股權融資平臺的義務尚無明確規定。

  “但從法院相關判例來看,平臺最重要的責任是信息審核,也就是說平臺要對項目的真實性進行審核,保證項目是真實存在的而非項目方編造,只要平臺能做到這一點,項目融資成功之後再出現問題,平臺是不需要也沒有能力對投資者負責。”劉永斌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他還表示,若投資者有證據證明,客服在QQ群中宣傳過平臺會對店面的客流量、收銀系統進行監控,但實際上並沒有這些監控,那麽可以認為平臺涉嫌虛假宣傳。

  網貸天眼副總裁潘瑾健告訴法治周末記者,股權眾籌屬於典型的風險投資,投資人需自擔風險,發起人不能向投資人承諾收益或保本保息,如果協議期內門店倒閉,而投資人不能證明發起人在經營過程中存在欺詐行為,投資人的本金則很難收回;如果平臺對項目的真實性進行了審核,投資者也無權向平臺主張權利。

  潘瑾健認為,眾籌在我國是新生事物,除了政府加大監管力度、行業增加自律外,作為平臺,對參與融資者的主體資格要嚴加審查,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和風險識別機制。

  “在股權眾籌項目中,項目發起人出於害怕泄露商業秘密或者保護知識產權的目的,對項目本身的信息和自己的信息可能不願意透露太多,這樣一來,就會出現信息不對稱。”潘瑾健認為,一旦信息不對稱,投資者對項目的具體情況、發起人的征信情況等無法作出詳細調查和真實判斷,投資可能會有風險。

  前述私募股權業務律師認為,從眾籌平臺本身的長遠發展來講,平臺還是應當承擔起應有的責任,從信息核實、大數據分析、實地走訪等多角度,更深度地了解所推介的項目,盡力減少信息不對稱,保護投資者,防止欺詐,這也是眾籌平臺取信投資者的根本之道。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輕松籌子公司一投資項目被指違約 投資者稱不知店鋪遷址》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