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打造一個爆款中醫連鎖 背後有哪些共享經濟秘訣

  • 字號
2016-06-07 11:30:04 來源:第一財經 

  中醫名醫楊承祥去年從廣州某三甲醫院退休後,並沒有在家休息,而是把看病的地點挪到了固生堂中醫館。她表示,相比在三甲醫院,這裏讓她覺得更舒適、受尊重,看病沒以前累,收入還比以前翻了倍。

  除了把退休老中醫請出山,固生堂還做了件事,通過名醫工作室和國醫學堂系統培養年輕的中醫醫師。目前,基層中醫連鎖集團固生堂已經在全國範圍內開了20余家線下連鎖中醫館,不久前剛完成C輪融資,兩年內3輪融資加起來已達1億美元。

  截至2014年底,中國中藥生產企業達到3813家,中醫藥工業總產值7302億元,目標到2020年中藥工業總產值占醫藥工業總產值達到30%以上。

  創始人塗誌亮從愛康國賓離職後,於2010年創辦了固生堂。他接受在《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現在是中醫行業發展的最好時間,醫改要推分級診療,中醫的行業特點很適合這個導向,中醫產品的打造可以借鑒互聯網的爆款思維,以往靠人情和道德約束的中醫傳承模式也有望得到機制化。

廣州固生堂
廣州固生堂

  “師帶徒”的共享經濟

  怎麽把名中醫聚攏過來?

  誠意是第一的。楊承祥告訴本報,她原本對私立醫院很排斥,但經過實地察看後,感覺固生堂從制度到設施,都是“正規看病的醫院的樣子”,並且固生堂還與廣州中醫藥大學有緊密合作,這讓她定了心。

  楊承祥在原單位時,經常一整天坐診下來要看七八十個病人,有時候達到100多個。現在每周坐診4個半天,每次看大概40個病人,精力更充沛,收入也比以前翻了倍。

  經濟紐帶也是固生堂能夠聚攏人才的重要原因。塗誌亮介紹,專家的收入有兩種收益模式:一種是技術性收益,包括診金分成,專屬工作室的收益分成和經驗處方產品分成;一種是資本性收益,固生堂集團優惠股權以及免費期權計劃,專家可以入股固生堂集團或單個門店。

  名醫工作室則是固生堂比較特別的模式。在工作室裏,學徒創造的收益,師傅有分配權。比如學徒會繳納收入的20%給工作室的教授,兩年以後出師了繳納5%,這樣老師傅就有動力帶徒弟。“老教授帶得越多,學徒成了體系,就可以漸漸形成中醫的流派,達到開宗立派的效果。”塗誌亮表示,從機制上解決中醫的傳承問題更具備可行性,目前已經有十位名中醫在深圳固生堂開設了名醫工作室。

  名中醫一些好的經驗處方也被做成院內制劑,在固生堂內部流通。這些經驗處方的收益,擁有處方的醫生也可享有分成。在廣州固生堂醫館裏,《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看到很多牛皮紙袋包裝的經驗方,比如亮膚茶、靈芝護肝茶、健脾祛濕茶、四物湯等。

  楊承祥透露,她的掛號費是100元,其中70元是她自己的收入。現在她在固生堂還有自己的經驗方“灌腸方”,賣得非常好,經常斷貨。

  通過這些機制保障,固生堂的老專家和中青年醫師都能獲得比在體制內醫院豐厚得多的酬勞。平均下來,退休的醫生會高5~10倍,工作兩三年的年輕醫生也要比在三甲醫院的收入翻倍。“通過診療本身獲得的收入上來了,醫生行醫反而會變得更純粹。”楊承祥說。
固生堂的名醫墻
固生堂的名醫墻

  中醫傳承目前仍有很多問題待解。目前國內的中醫藥院校,普遍實行五年制教育,以及三年的規培模式,但一個中醫學生接受中醫藥學業教育的時間占比不到三分之一。另有數據顯示,每年中醫院校的畢業生進入中醫體系工作的比例不到30%,絕大部分都改行了。

  固生堂希望改變這種局面,計劃通過與廣州中醫藥大學聯辦的國醫學堂,把大學的批量生產跟傳統的“師帶徒”模式結合,以此來培養傳統中醫師的人才體系。

  《廣州中醫藥大學固生國醫學堂建設方案》明確,廣州中醫藥大學將聘請專註於傳統中醫研究的知名導師進行日常理論教學,並在全國中醫藥領域(全國中醫藥大學、三甲中醫院)不定期邀請國醫大師、名老中醫進行理論與臨床結合指導。此外,學堂還將邀請固生堂中醫集團旗下知名老中醫擔任中醫臨床導師,采用“1+3”(1個老師帶3名徒弟) 模式進行日常臨床教學。

  用爆款思維做產品

  IT思維在固生堂的模式中是一個重要的關鍵詞。傳統的“師帶徒”完全靠經驗,而固生堂則是通過對醫生處方的數據分析和跟蹤,獲取診療大數據,以便於加快對年輕醫生的培養,同時也有助於形成讓國外理解和接受的標準診療體系。

  作為連鎖醫館,塗誌亮認為,雖然診療行為不能復制,但運營體系可以復制。固生堂正在建立一個互聯網上的閉環,建設智慧中醫館,從預約、付費、線上輕問診到醫患的持續溝通,均可以通過微信平臺完成。在技術及推廣方面,固生堂投入了70人的團隊。

  塗誌亮透露,今年第三季度,固生堂會推出以醫生為命名的產品,會做一款藥食兩用的保健品,將其打造成一個消費者品牌。“我們會借鑒小米發布互聯網產品的做法,線上發布,線下訂購。”他說,“希望能把這個產品打造成爆款。”老中醫們大多很低調、名聲也是口口相傳而來,在如何打造老中醫個人品牌上,固生堂也受到互聯網思維的啟發,在其內部有一整套推廣方案,涉及線上的各種平臺和渠道。
固生堂的經驗方
固生堂的經驗方

  穩健、長期的投資

  從2014年開始,固生堂共計獲得3 輪總計超過1億美元融資,包括全球最大的醫療產業風險投資基金NEA投資上千萬美元,斯道資本Eight Roads(原富達亞洲風險投資) 投資3000萬美元,以及最新C輪由“史帶基金”領投、中國平安(601318,股吧)等跟投的7000萬美元融資。這一輪創下了目前國內中醫領域最大的單筆融資。

  “選擇什麽樣的資本,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企業的屬性。”在塗誌亮看來,醫療服務行業需要時間積累,追求快速回報的風投並不適合,而以自有資金投資的保險資本,恰恰追求穩健和長期回報,願意以10年以上的時間陪伴一家企業的成長,這跟固生堂的理念十分契合。

  值得一提的是,C輪投資的史帶基金是世界保險之父格林伯格旗下的資本,而中國保險巨頭平安的產業投資版圖,則涵蓋了雲南白藥(000538,股吧)、上海家化(600315,股吧)和美年大健康等重量級企業,旗下還有互聯網醫療平臺“平安好醫生”。塗誌亮說,背靠這樣的巨頭,固生堂可以穩定而耐心地成長和經營,同時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得益於資本的推動,固生堂目前在北京、廣州、深圳、佛山、無錫、南京、蘇州、中山、昆山、成都等城市逐步構建起包括近20個中醫門診和一級醫院的連鎖服務體系,擁有近1200名中醫專家出診。

  塗誌亮希望能讓傳統的中醫走向國際。“我們其實有很多offer,最終都選擇了美元基金,目的是能為固生堂提供走向世界的平臺。”中醫走向國際面臨的問題就是商業保險可能不認同、不支付。對於這點,固生堂顯然不必太過擔心。“因為我們現在已經拿到保險業的資金了,認同度會很高。所以走出去會容易得多。”
打造一個爆款中醫連鎖 背後有哪些共享經濟秘訣

  產業化之路

  伴隨中華文明走了幾千年的傳統中醫診療,已走到了產業化的路口,新醫改更是讓中醫處在政策改革的關鍵階段。

  2015年5月7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印發中醫藥健康服務發展規劃(2015—2020年)的通知》提出:對於社會資本舉辦僅提供傳統中醫藥服務的傳統中醫診所、門診部,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區域衛生發展規劃不作布局限制。支持社會力量舉辦規範的中醫機構,培育一批技術成熟、信譽良好的知名中醫服務集團或連鎖機構。支持社會資本舉辦中醫醫院、療養院和中醫診所。

  “現在機會來了,”塗誌亮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醫改要推分級診療,中醫的特點就很適合分級診療。目前固生堂與廣東省中醫院合作開創了婦兒、皮膚、腫瘤等基層專科門診,落實國家分級診療政策。

  政府對基層醫療的鼓勵政策體現在,基層的醫保定點單位擁有醫保支付的傾斜政策。在社區醫院就醫可報銷80%,而三甲醫院的報銷比例為45%,經過轉診的才可以報銷55%,而固生堂患者目前報銷比例比三甲醫院高30%左右。

  當然,社會辦醫也有不少制約因素。塗誌亮透露,建一個醫館,需要花一兩年時間拿牌照,三四年達到盈虧平衡,五六年才賺錢。一個門診的投入是2000萬~3000萬。“這是蠻燒錢的行業,因此需要大的資本支撐。”

  此外,基層中醫的評價機制尚未建立,不能像體制內一樣為醫生評定職稱,只能靠患者認可。由於行業進入門檻比較高,中醫還存在地域差異問題,盡管各地會有一些中醫館,但跨區域、連鎖化、品牌化、規模化的中醫連鎖平臺,目前還沒有。在當前復雜的環境下,做線下中醫館連鎖的固生堂未來能走多遠,也還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孫立欣 HF017)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新聞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